行酒

这里行酒,hang酒!不是xing酒(破音——

流形

       我终于在深夜开坑啦 !The Hunger Games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因为设定真的特别戳我,所以嘿嘿嘿,thg设定的骨科一定要来一发。不出意外是个中长篇,希望我不要坑掉

       避个雷吧,里面私设还是挺多的,哥哥改了姓,但明天哥哥视角的番外会稍作解释。然后就是纯粹普通人设定,没有魔法世界。over

——————

Chapter1

  正午12点,7区中央广场钟楼的钟声终究是响起了。尽管这座钟楼已经衰老得不成样子,铜钟的底部早已残损,木质的钟杵内部也被各类虫子蚕食。使得每一次钟声的响起都显有气无力,就像一个苟延残喘的老者,等待着最后的腐朽。

  但这是7区唯一的钟楼,都城凯匹特自从78年前平定了13区的叛乱之后,虽说并没有阻止其他12区的人民继续拥有钟表等计时工具,但首都标准时间都以每个区中央广场的钟声为准。

  铜钟敲响的时间点只有四个,凌晨4点、正午12点、正午12:30以及晚上8点,对应的分别是起床工作的时间、中午短暂的半小时午餐时间和夜晚宵禁时段。对于7区人民来说正午12点向来是个好时辰,毕竟经过上午8小时的劳作之后,半个小时的休息足够令人愉悦。

        但显然这个说法不适合今天的场合。

   今天的铜钟只会敲响这一次,所有的居民都会被从首都派来维护治安的治安队半强迫半威胁的赶至广场中央,等待都城代表的到来。

  今天是收获节,一年一度的The Hunger Games 开始了。

  而这个所谓的游戏的游戏规则便是在现存的十二个区中,每区抽选出年满12-25岁、被称为“贡品”的男女青年各一名去首都专门建设的室外竞技场中参加比赛。在为期两周的比赛中贡品们相互厮杀,最后的幸存者即为最终的获胜者。

  尽管获胜者会在比赛结束后拥有无比的荣耀与衣食无忧的一生,但是以性命为抵押,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场比赛就是死神的邀请函。

  当Newt来到广场上的时候,广场早已被人挤得水泄不通,治安队一个个拿着长枪,对准每一个因拥挤而被挤出队伍的平民,甚至抓出了几个当典型,打算在抽签结束之后进行鞭刑,以儆效尤。

  Newt在排队抽完血,盖过指纹之后进入了广场的中央,前方就是待会都城代表发言的站台。站台两侧分别树立着巨大的银幕。Newt在男生队伍中站定,从12岁他的名字出现在抽签箱中,到现在15岁他的名字按理说应该只有3张,但是由于穷人可以通过增加签条数目来换取一人一年的粮食,Newt为了自己、父母的口粮和他那些藏在森林中的小动物,三年下来他的名字条在抽签箱中多到他自己都数不清了,所以他心里清楚,今年参与比赛的八成会是自己。

  就在Newt低头思索时,队尾传来一阵骚动,都城代表到了。

  都城代表依旧是Queenie Goldstein,这个拥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穿着粉红色洋裙,仿佛每时每刻都要走在时尚潮流最前沿的女性,她嘴角带着微笑,优雅地从人群中穿过,最终走上了站台。

    夏日的阳光格外毒辣,焦灼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Queenie 轻轻拍了拍话筒,话筒嘈杂的声音经过音响的放大显得格外刺耳,但也是这个声音让现场完全安静了下来,台下几百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台上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凯匹特人。

  “welcome,welcome”Queenie好似并未发觉众人眼中深深的恶意,而是继续对着话筒说着一些毫无新意的场面话,对都城的赞颂不绝于口,Newt很确定台上这个女人是真的非常热爱自己的都城,因为就连在银屏中播放着建国历史及The Hunger Games的由来时,她甚至在一旁一字不差地将视频中的文字一字不差地背了下来。

  不可否认,作为凯匹特人在帕纳姆共和国的生活是相当地舒适,从一出生起就不愁吃穿,也不需要参与收获节抽签仪式,在整个饥饿游戏中,他们只承担观看者和赞助商的身份。他们生活中所有的必需品也都是由周围的十二个区负责。

  帕纳姆的构造就是一个圆弧。凯匹特就是圆心,十二个区分别向外扩散。Newt所在的七区已经靠近外围,主要负责林木业,每年的任务就是给凯匹特提供足够的木质器具和纸张。据说都城的有钱人喜欢用高档木材如黄花梨之类制成的家具以彰显自己品味高雅。而七区的普通百姓家中就只能用着那些快枯萎腐烂的老树锯成的桌椅,稍不留心还可能塌掉。

  漫长的视频终于播放完毕,Queenie接着介绍了7区唯一一个获胜者: Albus Dumbledore。

  他是第57届饥饿游戏的冠军。其实当年他被选中的时候已经24了,只要运气稍微好那么一点,撑过25,他就可以永远地摆脱饥饿游戏的折磨。不过好在老天确实待他不薄,谁也没有想到身材瘦小的他可以成功地从凯匹特活着回来。

  作为七区这么多年以来唯一的获胜者,他毋庸置疑地成为了之后本区每一届贡品们的指导老师,并在收获节上亮相。其余时间里他基本上都会待在冠军村,那个建在七区森林深处的庄园。

  Newt只会在去森林里找自己的小动物们的时候路过冠军村,据说里面的吃穿用度足够让人享乐一生。但每次Newt经过时所感受到的却是无边的死寂。凯匹特在Albus获胜后杀光了他所有的亲人,或许是因为忌惮,也或许是为了恐吓。这是都城一贯的做法,他总会用某种方式警告你: 即使你战胜了23个对手成功活了下来,但在都城面前,你依旧不堪一击。

  Albus上台后却并未发言,只是和Queenie拥抱了一下便走到了角落边上,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一系列繁琐的流程结束之后,终于到了抽签环节,Queenie清了清嗓子,对话筒说出了那句每个人都耳熟能详的句子:

  “Happy Hunger Games! And may the odds be ever in your favor!”(饥饿游戏快乐!愿机会永远对你有利!)

  说完她迈着她的细高跟走向了装有七区12-25岁所有女孩名字的抽签箱。

  “老规矩,女士优先。”

  广场上无数人的眼睛盯着她那带着蕾丝边手套的手在玻璃质的抽签箱中游走,最后才慢慢选中一张,握在手心。

  Queenie重新回到站台中央的话筒前,缓缓打开了手中的纸条,

  “Porpentina Goldstein!”

  女生队伍开始逐渐让出一条路,一个有着黑色齐肩短发的女孩走了出来。Newt经常在镇上看见她,她是一家花店老板的女儿。大家一般都会亲切地称呼她为“Tina”。他们家的花店并不对外开放,而是专门给凯匹特那些有钱有权的上层人士的特供,毕竟像七区的普通百姓也没什么闲工夫折腾花草。只可惜Goldstein先生为都城做了这么多奉献,也依旧无法让自家女儿的名字消失在抽签箱中。

  Newt之后并没有仔细去听Queenie和Tina的对话,只是隐约记得好像Queenie非常欣喜地说她们两个拥有相同的姓氏。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拥有着他名字所在的抽签箱,会抽到自己吗?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之后,他终是在Queenie的嘴中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Newt Scamander!”

  Newt抬头望向天空,他仿佛听见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欢迎来到第78届饥饿游戏。”

Chapter2

  

    

       当Newt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上了开往凯匹特的火车。即使这辆高速火车的速度对于7区只有破烂小卡车的人们来说已经足够迅速,但毕竟山高路远,到凯匹特还是需要花费一天半的时间。

  那这就是意味着Newt还有一天半的时间来思考自己的处境。

  车内的环境相当的奢华,就连餐厅也是富丽堂皇,各种高脚酒杯,金银碗筷在Newt眼前呈现开来。吧台后的玻璃柜里放着Newt一辈子都买不起的红酒。然而现在他和Tina却可以尽情地享用这里所有的所有。

  Newt在抽签结束前对Tina都不太了解,好吧,其实现在也不熟,只不过两人好歹是同一个区出来的,招呼还是要打的。

  “你好,我是Newt Scamander。”Newt试探着对这个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伸出一只手。

  “Porpentina Goldstein,叫我Tina就好。”Tina轻轻回握了一下Newt的手,便不再言语。

  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尴尬,Newt知道Tina不想和自己有太多的瓜葛,毕竟在赛场上他们将会成为斗得你死我活的敌人,胜利者永远只会是一个。

  Newt从未觉得自己能够获胜,他从小就不是个身体强壮的小孩,就连7区人民几乎人人都会的砍树项目他都是最后一名,就更别提在竞技场和来自一区二区的职业贡品拼命了。可能他最擅长的就是和小动物交流,他那天然的亲和力让每只住在森林里的小家伙都和他成为了朋友,Newt曾经想过如果不是因为父母,他宁愿一辈子都住在森林里,当个野人都比住在镇上过着压抑的生活好得多。

  “Newt小可爱,如果你现在没事的话,Albus想邀请你去他那坐坐,3号车厢。”就在车厢里一阵安静的时候,Queenie走了进来,她依旧是那副模样,穿着凯匹特人特有的夸张服饰,脸上擦的粉让她的肤色白的有些渗人,尤其是她咧开她那张涂着鲜红口红的嘴时,Newt都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下一秒就要把自己吃了。

  不过Newt知道Queenie并不是个坏人,相反她带有着十二个区的人们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天真,这是一种在不需要经历压迫,不需要担心生死的环境下才能孕育出的单纯。她对周围每一个人都亲切有礼,懂得用言语去赞美他人。即使Newt有时候认为Queenie说的话过于矫情,但至少这也是她表达友善的方式。

  “好的,谢谢你。”Newt起身越过Queenie,向第三车厢走去。他注意到刚刚坐在一旁并无言语的Tina嘴巴动了动,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地从Newt身边扫过,7区在几个小时前就已被列车甩在身后,那个他再也回不去的7区,他的家。

  Albus这是想要分开指导吗?以免来自同一区的贡品因为过于了解对方而在游戏中难分上下。在Newt推开3号车厢们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车厢里的暖气充足,反而让Newt有一丝烦躁,尤其是在意识到Albus单独让他来的目的时,他只感受到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哀。

  “欢迎,”Albus侧坐在窗边,微笑着着对这个内向的雀斑男孩说道。

  Newt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这位7区的冠军。他并不像其他区的那些胜利者,纵情声色,或是在穿着方面显得奢华富贵。要知道每一届的冠军都是都城的宠儿,受到无比的优待。比如说,Gellert Grindelwald。

  这个来自奢侈品一区的贡品,12岁就被抽中参加了第50届饥饿游戏。凯匹特曾规定每逢25的倍数便会举行世界极限挑战赛,参赛者人数加倍,所以Gellert在那场饥饿游戏中杀死了47个对手。

  Gellert参加比赛那年Newt还没出生,不过据说当年因为年龄太小,没几个人把他放在眼里,反倒是给了他可乘之机。Gellert在蛊惑人心方面具有非常人可及的诱惑力,策反队伍使其自相残杀让他轻松解决了几对同区贡品。

  不得不说他对于语言的把握除了让他在赛场上春风得意,就连在比赛结束后也同样奏效。当然这还要再算上他本身英俊的长相。或许12岁的年龄还让凯匹特的贵族们有些忌惮,但等他到16时,他开始频繁地在1区与都城之间往返。名誉、金钱、情妇,整个都城都为他疯狂。

  不过除了风流之外,Gellert还是一区贡品的导师,一区二区是职业贡品的主要来源地,虽说凯匹特明文规定,贡品们在比赛两周前能够在都城专门提供的场所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之外,严禁各区私下进行训练。但是随着饥饿游戏的不断发展,伴随产生的博彩业总会让一部分贵族花大笔金额私自培养出优秀的贡品,他们通常选择自愿参赛,多年的训练使他们能够轻松取得胜利,享有荣华富贵的一生,而那些贵族也赚得盆满钵盈。

  这种双赢的交易在一区二区很是吃香,如果Newt没有记错的话,今年一区参赛的就是两位职业贡品:

  Theseus Kettleburn和Leta Lestrange。

       每次抽签结束后,各区贡品的信息资料都会公开,每位导师便会根据这些资料有针对性地进行辅导。

  Albus将握在手中的印有各区贡品信息的纸递给Newt,“有什么想法吗?”

  第一张纸上的便是Theseus,23岁,187cm,80kg,擅长使用各种武器。Newt想想自己,15岁,175cm,55kg,擅长和各类小动物交流。

        好吧,果然没有任何可比性。

  所以Newt匆匆扫了一眼便将纸放在了一旁的桌上。

  “没什么想法,反正最后还能留在竞技场的人一定不是我。”Newt耸耸肩,“其实,我觉得在竞技场Tina比我更有实力。你与其找我不如先找她,Albus,我是认真的。”

  “Newt,每个人都会有想法,”Albus并没有接Newt的话,而是站起来走到桌边,拿起写有Theseus信息的资料,重新递给Newt,“说说你对他的评价吧。”

  “嗯,他很强,如果不出意外今年的冠军应该是他吧。”Newt还是接过了那张纸,“不过我还是会尽量活久一点的,毕竟都城会给进前八的选手的家庭一定的补助。”Newt笑着望了一眼Albus。“所以不用担心我,你去找Tina吧,她比我更需要你。”

        “你认为我找你来的目的是为了分开指导吗?”Albus望着Newt的眼睛,“不,我找你来的目的只有一个。”

  “什么?”Newt有些不解。

  “我需要你无条件地信任Theseus Kettleburn。”

  “不好意思,先生。”Newt突然有些害怕,“您的意思是让我无条件地相信Theseus Kettleburn,那个一区的职业贡品吗?为什么?”

  “很抱歉我现在无法向你解释原因,但是Newt,这是我想对你做出的唯一忠告。”Albus拍了拍Newt的肩膀,“如果你信任我的话,便去相信他。”

  说完Albus走出了车厢,留下Newt一个人站在里面发呆。

  信任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一区贡品?但是Newt知道如果想要在竞技场多活些日子,就只能相信Albus的话。

        之后在车上的日子里,Albus并没有再和Newt提过有关Theseus的话题,只是按照他所说的,将两人安排在一起训练指导。告诉他们要如何赢得凯匹特人的喜爱,从而在赛场上获得非常宝贵的赞助以及怎样在比赛前尽可能地补充营养和能量等等。而这些都会成为他们在未来保命的技巧。

  一天半的日子一晃而过,即使Newt心中再不愿意承认,凯匹特终究是到了。

  在那里,他终于见到了Theseus。

  

评论(5)

热度(32)